您好!欢迎访问本站。
一带一路上“冷”问题:荷兰生鲜遭遇中国碎片化冷链物流

首页 > 法律法规 > 一带一路上“冷”问题:荷兰生鲜遭遇中国碎片化冷链物流

一带一路上“冷”问题:荷兰生鲜遭遇中国碎片化冷链物流

 时 间:2017-04-14

 
荷兰国王想把该国的圣女果放到中国消费者餐桌,一带一路上的“渝新欧”铁路线提供了新的可能。
 
这条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起自重庆、北达阿拉山口边境口岸、途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终至德国杜伊斯堡。
 
荷兰合作银行中国区总裁Wilco Hendriks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从运输线路来看,荷兰的许多农产品如蓝莓、圣女果、小牛肉等都适宜通过鹿特丹港转接渝新欧铁路线,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数以亿计、而且仍在壮大的城市中产阶层对高质量的生鲜产品有充足的消费能力。
 
作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国,荷兰出口到中国的相关产品仍非常有限,目前仅有荷兰梨和甜椒等少数品类。
 
荷兰国王及王后2015年访问中国,荷兰合作银行曾专门举办了“一带一路研讨会”,讨论一带一路,特别是“渝新欧”铁路给荷兰企业带来的商机。也是在荷兰国王访华期间,经过多年谈判的荷兰甜椒终于获得输华许可。
 
荷兰对华出口主要商品为机械和交通设备、化学品和原材料,其在全球久负盛名的农产品对华出口并不占主导地位。对华出口农产品需要获得国家质量监督检疫局的许可,但荷兰的农鲜产品企业还面临中国冷链物流体系不完备的问题。
 
即便在“渝新欧”铁路起点,据Wilco Hendriks观察,重庆冷仓储和冷链物流正在快速建立起来,但仍显不足。中国60%的冷储能力集中于沿海城市,内陆、尤其是西部地区严重匮乏。
 
中国“碎片化”的冷链物流体系,由众多小规模、提供同质化服务的企业组成,这造成国内生鲜产品的运输和衔接不便,推高了成本。
 
作为一家为中产阶层餐桌提供全品类精选生鲜的移动电商平台,每日优鲜CEO徐正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的书面采访时表示,冷链流成本一直是生鲜电商的一大痛点。
 
中国电商典型的物流模式是通过中心仓发往周边城市群,这是很多品类在电商发展过程中沉淀下来的一种物流打法。生鲜电商刚起步时,也是采用的这种配送模式。但徐正发现这种传统的打法成本太高。
 
以物流效率较高的长三角地区为例,一些电商采用了“江浙沪包邮”的策略,因为江浙沪包邮的成本不到五块钱。但徐正观察,一票冷链从中心仓发货,同城平均三十公里,跨城得一百公里以上,“这就是现代版的千里送荔枝,成本在三十块钱以上”。
 
为降低冷链物流成本,每日优鲜的做法是,在华北、华东、华南地域建立城市分选中心,并根据订单密度在社区和商圈附近建立配备全温区冷库系统的前置仓,每个前置仓覆盖周边半径3公里。前置的小冷仓,相当于把集约化配送的冷库修到了用户家门口。最后一公里到消费者手中的配送因为距离足够近,送一单生鲜和一单普货的成本差不多,意味着这一段的冷链成本几乎为零。
 
靠这样的办法,每日优鲜有效提高了运营效率,降低了运营成本,去年七月,在北京地区实现了规模化盈利。
 
Wilco Hendriks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据荷兰合作银行研究,目前中国冷链物流能力20%是属于国有,而70%属于私人企业,剩余则是属于跨国公司。中国具有50万立方米冷储能力的公司不超过二十家,但没有任何一家具有覆盖全国的能力。
 
碎片化的冷储和冷链体系限制了生鲜产品的全国化流动。
 
尽管在北京已经实现了盈利,但徐正表示中国生鲜网购市场依然主要集中在以北上广一线城市为中心区域的经济带,而每日优鲜现阶段重点关注的仍是核心城市的垂直增长。
 
据徐正介绍,该公司的海外水果采购团队目前在秘鲁,智利,南非,澳洲,泰国,美国都已经有采购业务和合作供应商,但涉及荷兰的业务还不多。
 
荷兰农业产品企业想要触达数以亿计的中国中产阶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线登记
组织单位
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协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WTO/TBT-SPS国家通报咨询中心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冷冻冷藏食品专业委员会
中国航空运输协会航空食品分会
各地检验检疫局与检验检疫协会
上海高登商业展览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电话:
(86-21) 6439-6190